英国网课代上,英国网课代上推荐,英国网课代上价格

马克思主义刑罚理论

马克思主义刑罚理论

 

 

马克思主义刑罚理论

马克思主义刑罚理论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阶级冲突观基础上的。根据这一理论,资本主义社会是资产阶级(资本所有者)和无产阶级(工人阶级)之间无休止的斗争。资产阶级是统治阶级,无产阶级是统治阶级(Kircheheimer and Rusche,1939;Garland,1991)。在这方面,根据这一理论,一国现行的惩罚制度的设计是为了确保统治阶级保持其统治地位。因此,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一个国家存在的法律,大多数是为了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而存在的。惩罚制度对工人阶级不利。

马克思主义的刑罚理论首先认识到,要使社会有效运作,必须维持社会下单 (Box,1987)。因此,问题是:在两个阶级无休止的冲突中,如何维持社会下单 ?资本家必须剥削穷人以维持他们的标准,继续积累财富,而工人阶级则必须抵制剥削。最后,一个阶级——工人阶级——不得不被迫屈服。强迫服从是残酷的,是通过惩罚。最终的结果是迫使工人阶级接受现有的社会下单 ,即使它违背了他们的利益。这就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价值观和规范。

在此背景下,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整个刑罚体系是不公正的(玻姆,2008)。马克思主义理论虽然不认为犯罪是正当的,但它是同情犯罪的。犯罪不是罪犯的愿望,尤其是街头犯罪分子。犯罪是社会结构的产物,主要是对资本主义环境的反应。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者认为犯罪是对不平等的权力关系和不平等的资源分配的反应。因此,解决犯罪的方法不是通过残酷的惩罚或监禁;它是通过权力和资源的平等分配。

整个刑事司法体系之所以偏袒穷人,是因为资本家影响了法律的通过。他们通过的法律将使他们受益并保护他们的财产(Fattah,1997年)。因此,大多数法律的通过都是为了确保无论工人阶级如何被剥夺,他们都将永远尊重私有财产,即富人拥有的财产。法律也被用来管理劳动关系。

即使资本家自己没有掌权,他们也利用自己的资源影响国家政策和法律(马克思,1853)。这样的论据在现代可以得到证实。在政治职位的竞争中,候选人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同情很容易在选举中获胜。这一直是资本家的一个计划,通过政府政策或立法,确保他们有高级官员担任高级职务,以保护他们的利益。例如,在英国,新自由主义思想总是超越福利主义政策。

选择性司法制度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犯罪并不是只以低收入者为居住地,犯罪倾向贯穿了整个社会地位。然而,这部法律显然是由统治阶级设计的,对富人犯下的罪行却从轻处理。这样的结果具有讽刺意味,因为由于法律对街头犯罪给予了很大的重视,所以资产阶级犯下的罪行才有很大的影响(TaylorWalton and Young,1973)。这并不是说街上发生的扒窃、入室行窃和抢劫案的危害性不一样,而是痛恨整个刑事司法系统对待不同类型犯罪的偏颇方式。这两类犯罪的唯一区别在于,在高档、富裕的街区,有权势的人很可能在自己的房子和企业里犯罪,而社会弱势群体则在街头犯罪。后一种类型的犯罪可能更容易监测和打击。在现代,资产阶级,至少从马克思主义者的角度来看,是公司的所有者。各种各样的公司犯下的罪行影响到成千上万的人,但法律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他们。

公司犯罪不受惩罚的例子很多,当它们受到惩罚时,惩罚是不相称的。在最近的案件中,英国和世界各地的主要银行被指控犯有各种严重罪行,包括欺诈、洗钱和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丑闻,但它们的高级管理人员都没有因这些罪行而被监禁。2012年,巴克莱银行同意支付至少4.5亿美元,以解决政府操纵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和欧元同业拆借利率的问题(奥尔德里克,2012年)。。瑞银因同样的罪行被罚款9.4亿英镑(奥尔德里克,2012年)。虽然这种做法似乎是监管机构起诉违法者的一个足够的迹象,但它并不相称,对类似的犯罪行为也没有足够的威慑力。作为全球价值3.1万亿英镑的交易中使用的基准利率,很明显,稍有操纵必然会造成严重影响。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丑闻涉及许多其他银行,如摩根大通、苏格兰皇家银行和花旗集团。英格兰银行将这一行为定为犯罪行为。因此,令人惊讶的是,没有一个真正的罪犯进过监狱。

世界各地的银行业犯罪和相关金融犯罪继续逍遥法外,不要忘记,它们是西方世界正努力摆脱的金融危机的根源。很明显,像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这样的大银行的不当行为引发了金融危机和随后的经济衰退,但大多数西方国家都以牺牲纳税人的钱作为回应。尽管一些罪魁祸首已经被起诉和起诉,但整个危机证明了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论,即没有足够的法律来起诉资本家。 金融危机的影响在五年后仍能感受到。

即使在金融危机之后,其他银行仍在继续犯下严重罪行,而这些罪行并未受到惩罚。“2014年,黑斯廷斯几乎参与了英国所有主要保险公司的赔付业务”。汇丰银行(HSBC)等银行也与墨西哥贩毒集团洗钱案有关。然而,目前还没有足够大胆的监管体系来起诉真正的违法者。在美国,高盛(Goldman Sachs)负责人鲍恩芬(Lloyd Balnfein)和摩根大通(JP Morgan)负责人杰米•戴蒙(Jamie Dimon),即使负责与金融危机有关的机构,也从未面临过严重的财务损失。

银行的例子证明了马克思主义者所认为的选择性司法制度。如果把这一时期与劫匪可能闯入银行、携百万逃走的时间相比较,就可以看出法律的选择性。银行劫匪面临着与警方的严重冲突,那些不幸的人被枪杀,其他人则被监禁数年。目前还不清楚,如何将昔日的银行劫案与现代的利益操纵、欺诈、洗钱或逃税犯罪区分开来。相比之下,现代的犯罪造成数百万的损失,而去年的抢劫只会造成轻微的损失。 然而,执法部门想出了一些办法来消除银行抢劫。然而,最大的区别是银行劫匪来自街头,而诈骗银行或公众大笔钱财的人来自特权阶层。 

选择性司法贯穿经济的所有部门。在工业部门,有些行业为了追求利润而损害安全和健康标准。世界各地发生的一些重大灾难是由于人类的失误。例如,英国的派珀阿尔法灾难就是因为安全措施不足。马克思主义者还指出了博帕尔事件、哈特菲尔德火车冲突事件、英国石油公司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和泽布拉奇渡轮事故等其他重大灾难,以表明企业犯罪是如何为了追求利润而忽视安全措施的。最近的一个例子是2013年孟加拉国一家制衣厂倒塌,造成1000多名工人死亡。一些著名的零售商,如沃尔玛、马克和斯宾塞在这栋大楼里有他们的生产线。有这样的例子,国家制定了严格的法律来追究公司犯罪,但马克思主义者会怀疑他们的成功。英国和美国的健康和安全法律非常严格,但资本家已经开始将他们的产业转移到印度、孟加拉国和中国等法律不那么严格的国家。

根据戈登的说法,选择性司法是为了中和那些试图反对压迫制度的被压迫阶级成员。换言之,这是一个警告,那些拒绝接受现状的人将被监禁。现代马克思主义者会指出,现在监狱里有大量的穷人来证明这一说法的合理性。例如,在美国,黑人社区是社会贫困和弱势群体,在美国监狱中所占比例最高(Hartney and Young,2009;Carson,2014)。根据Austin等人(2007年,第4页),在美国,“黑人和拉丁美洲人的监禁率现在是白人的6倍多”。考虑到这些人在美国被认为是被社会剥夺的种族群体,这些数字可能在很大程度上证明马克思主义者的主张是正确的。

社会动乱

欧洲被认为是社会动荡的高风险国家。据国际劳工组织称,此类骚乱将包括罢工、停工、街头抗议和示威游行(国际劳工组织2014年)。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这种风险,欧洲将要经历一场史诗般的阶级斗争和社会混乱。例如,尽管2011年伦敦各行政区的骚乱是由警方的行动促成的,但一项批判性分析显示,其根本原因是贫困阶层的绝望和贫困。撒切尔政府时期以来,英国实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不断缩小社会网络。现政府继续实施紧缩措施,表面上是为了应付巨额债务。被压迫阶级无法理解这些债务是如何产生的。

 至少从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来看,这种迟疑可能预示着阶级斗争的迫在眉睫(Muncie,1999)。为了准备这样的结果,英国已经颁布了几项法律。例如,2014年,议会通过了《反社会行为和治安法》。 政府表示,该法“将引入更简单、更有效的权力,以处理为受害者和社区提供保护的反社会行为”。法律将处理的反社会行为包括社会动荡。从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来看,这可能被看作是资本主义对被压迫阶级的一种回应,这种压迫阶级是为了扰乱现状。

就像马克思主义者所说的那样,当资本家要通过一项法律来维护他们的利益时,他们就会利用右翼媒体来左右公众的支持。例如,在骚乱中,一些英国媒体把骚乱青年描绘成绝望的年轻人,他们哭着要求政府支持。据《卫报》报道,骚乱者是“年轻、贫穷和失业”(2011年)。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骚乱是高失业率和福利支持减少的结果。然而,也有其他媒体把暴乱青年描绘成罪犯,他们应该受到严厉的惩罚。这也是政府的立场。政府还提供了一些统计数据,将那些在骚乱中被捕的人描述为惯犯,以此来支持自己的说法。在法庭上,政府要求严惩。然而,根据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大多数时候政府提供虚假的统计数字来动摇公众的支持。暴乱结束时,罪犯受到严厉的惩罚。

刑罚的演变

马克思主义理论也认为,刑罚不是犯罪的逻辑结果,而是当时社会关系存在的结果。为了证明这一论点,马克思主义者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惩罚方法是如何涉及的。根据这一理论,一开始,惩罚的方法是对罪犯施以痛苦。当时,没有必要监禁罪犯。可以通过严厉和残忍的方式对罪犯进行惩罚,包括死刑。然而,在16岁的时候世纪,当资本所有者遭遇劳动力短缺时,资本家认为有必要监禁罪犯,以便他们在被监禁期间可以作为自由劳工使用(Godon,1991)。工业革命时期,劳动力供给增加;不需要坐牢。统治阶级又回到了自己喜欢的惩罚方式:残酷和严厉的惩罚。 

当代马克思主义者也可以从激进的角度解读刑罚。例如,在英国,惩罚也成了一种投资机会。监狱和康复服务私有化是资本家投资的机会。在马克思主义看来,资本家也可以为自己创造更多的赚钱机会。

结论

总之,马克思主义刑罚理论是建立在统治阶级和工人阶级相互作用的基础上的。该理论认为惩罚是一种强化统治阶级统治的形式。为了证明这一点,马克思主义者指出存在于贫富之间的选择性惩罚制度。统治阶级制定的法律只足以维护他们的利益。因此,马克思主义者并不认为惩罚是正当的,因为犯罪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理性反应。

 

 

 

 

 

 

参考文献清单

Aldrick,P.(2012)瑞银如何建立其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电报。提供地点:http://www.telegraph.co.uk/finance/libor-scamp/9756791/How-UBS-build-its-libor-racket.html(2015年3月5日查阅)

2014年反社会行为和治安法

奥斯汀等(2007)解锁美国:为什么以及如何减少美国的监狱人口。纽约:JFA学院

Bohm,R.M.(2008)卡尔·马克思与死刑。批判犯罪学,16(4),第285-291页

博克斯(1987)经济衰退,犯罪和惩罚。伦敦:麦克米伦

Carson,A.(2014年)2013年的囚犯. 纽约:美国司法部

法塔赫(1997)犯罪学:过去、现在和未来。伦敦:麦克米伦

Garland,D.(1991)《惩罚的社会学观点》。犯罪与司法,14,第115-165页

戈顿,D.(1991)复活马克思。纽约:交易出版商

Hartney,C.和Young,L.(2009年)美国刑事司法体系的差异。纽约:全国犯罪和犯罪问题委员会

黑斯廷斯M.(2014)是的,抢劫我们的银行家是罪犯。每日邮报。提供地点:http://www.dailymail.co.uk/detain/article-2709066/MAX-HASTINGS-Yes-bankers-robbbed-criminals-Now-let-s-throw-jail.html(2014年3月5日查阅)

国际劳工组织(ILO)(2014)2014年工作世界:与就业一起发展. 日内瓦:国际劳工组织

基尔谢海默,O.和鲁什,G.(1939年)刑罚与社会结构。纽约:罗素和罗素

马克思K.(1853)死刑。纽约每日论坛报,2月28日

Messerschmidt,J.(1997年)犯罪作为结构性行为:性别、种族、阶级与犯罪的形成. 伦敦:圣人

Muncie,J.(1999年)青年与犯罪:评论导论。伦敦:圣人

泰勒,I,沃尔顿,P.和杨,J.(1973)新犯罪学:为越轨的社会理论. 伦敦:劳特利奇

《经济学人》(2013)《金融危机的起源》。经济学人。提供地点:http://www.economist.com/news/schoolsbrief/21584534-effects-financial-crisis-are-still-being-feel-five-years-article(2015年3月5日查阅)

《卫报》(2011)《英格兰骚乱者:年轻、贫穷和失业》。卫报。提供地点:http://www.theguardian.com/uk/2011/aug/18/england-rioters-young-poor-unleaned(2015年3月5日查阅)

泰勒,I(2013)反抗主体:新自由主义英国的社会排斥与反抗。伦敦:Zed Books

得到一个价格
$ 10 .00个

在线客服

售前咨询
售后咨询
微信号
Essay_Cheery
微信